当前位置: 首页 » 光伏视频 » SNEC » 2019SNEC »

荣德新能源总裁唐骏:传统直拉单晶与新一代铸造单晶技术

视频简介:

索比光伏网主编曹宇:大家好,这里是索比光伏网,又到了一年一度的SNEC现场,我们今天采访的重量级荣德新能源总裁唐俊是荣德新能源的唐骏总裁,给我们带来多晶硅片现在最新的发展。

荣德新能源总裁唐骏:从我们的角度来看,铸造硅片技术的发展它是更符合人类可再生能源利用和绿色环保理念的,因为我们做的是可再生能源,那么可再生能源概念上讲就应该花最少的能量,去制造出能够发电的这个设备。那么从这一点讲,铸造技术,无论铸造单晶还是铸造多晶,它相对于直拉单晶来说都有天然的优势,更符合循环经济的理念。当然,从技术路线来说,铸造单晶、铸造多晶与直拉单晶应该说各有千秋,过往的历史发展也证明了这一点,随着硅片技术不断的交替发展,随着电池技术不断的交替发展,其实各领风骚,优势不断地体现。所以,我认为应该说两者相辅相成,利用在不同的领域才是正确的。

索比光伏网主编曹宇:谢谢唐总,刚才唐总也谈到,我觉得有一点很好,就是技术的交替进步,我觉得当时单晶解决了金刚线以后,是一个很大的提升。那我们铸锭单晶,我觉得相对于以前的多晶技术也是一个很大的飞跃。您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现在我们铸锭单晶现在最新的技术进展,还有它所做的电池和组件的效率是什么样的呢?

荣德新能源总裁唐骏我认为不同的技术是适用于不同的发展时期的,就像前两年铸造单晶没有必要去大的发展,并不意味着我们没有致力于铸造单晶技术的开发。由于单多晶天然的差价和它的优劣势的体现,铸造单晶又取得了它的发展地位。简单地说,我们现在的铸造单晶和直拉单晶比,效率略微有一点的差异,大约在0.3左右吧,公认的说0.3,做的好也有0.2,大概这个范围内。那么单晶它的成本肯定是比直拉单晶要低很好,更重要它的能耗比直拉单晶要低非常得多,这也就是它的发展趋势。

那么我们来看现有所有的电器店,现在上的单晶也好、多晶也好,破格线也好、非破格线也好,将来作为铸造单晶都有它的使用空间,但是附以一定比例的铸造多晶我认为是一个比较好的模式。目前我们铸造单晶从板子功率看,也比较容易的封装到385、390这样的一种功率。而且我个人认为,功率上片面的追求几瓦的档次并非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里面有非常多的非技术成本因素考虑,如果把这些非技术应用成本考虑的话,我们所寻求的是最高的性价比,这是非常重要的,而且是从板子的寿命期衰减等等,这一系列的考虑,采用铸造技术,无论是铸造单晶还是铸造多晶,比直拉单晶都会有那么一点点的优势。

索比光伏网主编曹宇:刚才唐总谈到最佳的性价比,其实我们也可以理解一下,所谓最佳性价比就是最低的度电成本。现在正好国家处在一个推动平价,开始竞价的这么一个时代。这个时候我们的铸锭单晶相比现在市场上的产品而言,有哪些优势呢?

荣德新能源总裁唐骏我认为可再生能源的利用终极目标就是平价上网,平价上网的技术过程中恰恰是比较麻烦的一件事情,不同的区域、不同的板本、不同的日照和不同的非技术成本,导致平价上网的概念就不一样。比如说BOS在整个系统里占比会不同,通常现在比较流行的说法就是,当功率上一档,BOS会增加多少。但是这种计算我认为到目前为止我们都没有一家公司,一个模板针对于不同的区域和不同的使用方式做出非常合理的测算。比方说我们讲分布式,在发展过程当中最早我们的地面电站认为多晶是比较好的,认为分布式比较宝贵。现在反过来,作为BOS来说,土地成本和各项的成本导致了大规模电站用高密度板可能占有一定优势。那么,分布式将来很可能铸造技术,无论铸造单晶还是铸造多晶都是有它的优势所在。

前两天我看了索比的这个网站,你们组织了一个非常好的论坛,你们请了万博士讲铸造单晶,那里面大部分的观点我都取得了一些认可,包括他讲BOS的计算,认为BOS计算当中度电成本的计算还没有做到极致,还没有做到细化。将来针对不同的板本做的比较细化的计算的话,一定在市场上我相信铸造单晶有它的一席之地,铸造多晶 也有它的一席之地,相对于直拉单晶来说的话。

索比光伏网主编曹宇:唐总我也想就刚才您的话题进行一个延展,因为现在行业处于一个大的变革期,跟以前的市场是完全不一样的。以前你觉得在市场上的补贴或者是大家升温条件比较好的情况下,大家可以允许上市场上百花齐放。但是,现在政府给我们设了 一个竞价的机制,而且定了一个平价的目标,我们还需要一定时间去追赶平价的时候,是不是意味着市场上只有一个最优的解决方案。因为大家都要做到极致才能够符合,或者说叫尽量接近平价的水平,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荣德怎么去给客户提供最佳性价比的产品,变成一个客户的最优解?

荣德新能源总裁唐骏首先您谈到了国家对平价上网一系列的考虑,其实我认为在考虑的过程当中,如果说所有追求平价上网的过程当中,如果能够市场化来运作,而不是对某一些技术做一些刻意的引导的话,我认为会更好。让市场去决定什么是最优,什么是最平价,这个是颠覆不破的真理。

那么在这个过程中,我的观点不存在某一种最优的技术,而是存在某一种最适用的技术,在某一个阶段它一定有一项最适用的技术,能覆盖平价上网追求目标大部分的领域,这个是很重要的事情。而恰恰在这一点上,我认为采用铸锭技术做出来的东西,更贴近于平价上网,而且更重要的是我们设想一下,有时候我在想,如果我们国家不给补贴,你只要实事求是的把常规电力按照实际的成本向市场上发售就可以了,煤电其他所有的电都不给补贴的情况下,你把电价提起来,电价提起来的时候会增加我们的成本,但是同时也会体现我们可再生能源的优势。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们可以想一想,我们就会追求一种更低能耗的技术,而恰恰最低单位能耗的技术就是铸造技术,而不是直拉技术。在这一点上我们铸造技术是占优的。

具体到荣德来说,我们一直坚持的是什么呢?首先一个坚持的是情怀,这种情怀就是能够在绿色循环经济的情况下,能够用最少的单位能耗去生产出能够发电的装置,这是我们的情怀之一。

第二个情怀是,我们怎么样给我们的客户增值,怎么增值呢?很简单的一条,给客户提供可靠的产品,这个可靠要考虑到我的客户,甚至考虑到我客户的客户,只有这条线都通了,我们才是可靠的增值。这个增值最简单地讲,我们铸造单晶和铸造多晶衰减的问题,它的CTM的问题,这些一系列的事情,我认为是我们要解决好的事情。

另外,我们还可以考虑对上游客户的增值,毋庸置疑,直拉技术采用的硅材料和我们铸造技术采用的硅材料是不一样的,而作为硅材料本身来说,它在生产过程当中一定有一部分的硅材料是不适于去做直拉技术的。我们必须把这一块消耗掉,这也是循环经济的考虑,所以说我们无论对上游还是对下游,都是试图做到他们满意,上下游都满意的情况下我们自己也能够体现我们的价值,这是我们的理念。

索比光伏网主编曹宇:唐总刚才您也提到了,一个是精细化管理,还有一个是产业数据话的概念。我想就您这个话题深入的延伸一下,因为现在这个行业,以前我们说单多晶的竞争,经常是处于不在同一个纬度的竞争,因为单晶企业会强调说我的功率高,我会节省土地和人工。但是如果按照铸锭单晶,只差0.3来算,我们做成组件的时候,应该档位不会差5瓦,也就在1档以内。是不是说可以认为单多晶第一次在真正意义上同台竞技,可能只考虑我们生产的成本来去评判它的优劣。您刚才也谈到,行业离数据化还有一段距离,还真正形成数据化的经营,在这一块是不是提供了一个比较简便的评判产品优劣的可能?

荣德新能源总裁唐骏您这个观点非常好,我很同意。就在同一平台上去竞争,因为这个事情行业里一个朋友跟我说过一句话,我觉得他的形容非常好。如果把单晶当成是一种技术,当它是一个跳高运动员的话,多晶就是个跳远运动员,它的优势就在于它的性价比和它的成本。你硬要让跳远运动员去比它的跳高,那肯定是劣势的,我觉得他这个形容非常好。所以这种同台竞争,当你把多晶和直拉单晶去做同台竞争的话,它的可比性就比较差,可比性比较差的话,取决于谁能够更好的去引导。我非常钦佩的是,过去两年多单晶技术在引导上面、在舆论宣导上面它做得非常好,这就导致我们在多晶,一个跳远运动员和一个跳过运动员去竞争的时候,我们吃了亏。

现在您提的这个问题非常好,你就说吧,我跟你比跳高,在同一个平台上我来跟你比,我也能够达到BOS,某一种高功率情况下BOS所需要的要素,或者我略微吃亏一点。但是回过头来我用其他的成本来弥补你,这个我认为铸造技术在这方面做了非常好的工作的开端。因为我们说一千道一万,最终我们不要忘记可再生能源一定要求得性价比去评价平价上网。像我们的内部,我们讲怎么样提升工艺执行力,怎么样能够把我们所有的技术都落到实处,当落到实处了以后,我们同样能够提供非常(13:10英文)的产品给我们的客户,让我们的客户能够增值。这个是由内到外一贯性的。

索比光伏网主编曹宇:唐总我最后一个问题,也是想就铸锭单晶技术本身来说,因为铸锭单晶它到现在为止已经八九年的时间了,这个过程中我觉得很多企业有一段时间停了,但是还有很多企业持续的去做研发,做了这么长时间。而且我们也看到相比八年前的技术,无论是成品率还是单晶的比例,也是越来越高的,包括它的工艺流程。这个是怎么去实现的,从荣德这边来看,我们是怎么坚持这么长时间一以贯之的持续做研发的?荣德有一个口号叫“充满精气神的去执行”,我们是怎么做到的?

荣德新能源总裁唐骏您说得非常对,相比这个技术的轮回,铸造单晶技术最时髦的是2010-2011年,2012年以后就被取代了,这是市场的需求,而不是我们做硅片本身要求这么做的。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荣德新能源在这方面是一直没有放弃的,我们在研发和投入的过程当中,离产业化非常远,为什么非常远呢?这个技术在竞争的过程当中有它的优势,那么单多晶的差价也没有这么大,换句话说, 用时髦的话说,我们一直等待着一个风口,我们最早没有过多的去做宣传,在内部我们开玩笑说,我们做好自己的事情,我们是否可以做火车头后面的第一节车厢,我们扎扎实实的做好,当风口来临的时候就快速的把它释放出去,这是我们一直在做的一件事。

那么回到技术本身,我们为什么能够跟上甚至是有实力去赶超呢?第一个,我们觉得现在的创新是一种体系的创新,而不是某一个人的创新,那么这个体系创新,我们从2014年开始建立了研发平台,这个研发平台既是一个电子软件的东西,又是实实在在实体的东西,我们会从人员组织架构、实验标准和所有的技术累计,都在这个体系上来反映、使用,利用这个体系来判定、搜索出我们所需要公关的方方面面的方向,眼下的、当前的和之后的。

第二个我们做到是,荣德新能源相比一些公司来说,我们比较没有那么多眩目的东西,比如说我们只有两个博士,但是我们有一些硕士、工程师,这些人都在第一线。我们自己成长起来的高工、主任工程师、技术经营研发总监也好,我对他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我们在第一线、在企业做的这些东西,我们就是顶级的,而不是一个实验室技术的开发,实验室技术的开发和我们相差太远,我们有天然的优势。所以在这种理念下, 我们技术研发团队的精气神是保持非常足的,我们给他们平台,就像我们在做的一些东西,哪怕做出坏的东西来,我们都会跟他们讲,我们这样的公司能够支撑研发,支撑我们的探索,你消耗了、做坏了,我们认,但是我们不认没有结果。我们的研发是非常实在的,是以各个节点去考核的,有人就曾经对我说,唐总我们研发的技术就是要宽松的,才能出成果,我对的,研发就是宽松的出成果。但是在中国的光伏企业,我们需要做的是,每日都要有计划,我们要有节点,你可以允许有坏的结果,但是必须要有结果。

所以荣德精神第一体现在有体系在做,第二它是有目标,有规划、有节点,这样体现出来的是技术层面的一个精气神,去保证适用技术的开发。通过适用技术开发过来以后,我们在执行层面上我认为做得非常好,就是有好的技术不行,还得要有管理控制,我们通过细致的管理控制来实现技术可以在生产每一个环节都能够得到实施,这也是荣德产品能够保持持续稳定的领先,这是我们的特点。我们每个月都会把发货量前五家客户的表现拿到手里,我们要求是第一,而且要持续的第一,事实上只有个别月份有些公司超越我们,但是我们会迅速拉回来,我们在主流客户当中持续排名第一,这个又结成产品效率,又结合到我们的考核机制,我们内部在讲什么呢?我们提倡建平台,创机制,给支撑,我把平台建设好,让骨干能够在这里工作有所得,用机制支撑平台上的骨干往前走,最后你做完了以后我们还要给你做支撑,这是我们一直宣扬的精神,也就是技术层面的、管理层面的、精气神层面的我们都要做好。

索比光伏网主编曹宇:唐总我还想再补充一个问题,您提到研发这个词,我们也是非常的感兴趣,因为我在之前也谈过,光伏甚至说整个中国很多产业的研发,我们大家都在走独木桥,我们很多企业面临很大的技术风险,刚才您也谈到,往往很多企业要求我们必须要有结果,您认为我们的技术,中国光伏的技术到底应该怎么去做合理合适的研发呢?

荣德新能源总裁唐骏我认为合适的研发,你刚才提到一个词“独木桥”,我猜测你说独木桥的意思是说,大家都在走,可能会走出一个没有结果的东西,或者说封闭的东西。

索比光伏网主编曹宇:是这样的,我们认为很多企业,尤其是现在大家这种技术路线之争,以前我们的产业同类竞争的时候是属于此消彼涨的情况,但是技术路线的竞争是非胜即死,因为很多时候技术路线带来的破坏力对产业带来的格局的变化,比原来的变化大得多。这种技术路线,为什么我们认为大家走独木桥,因为大家面临着一个很大的技术路线选择的风险,刚才您也说了跳远,到底谁优谁劣,谁能够走得时间更长或者说更好的到达终点,这个我觉得对于企业来说是一个非常艰难的选择。

荣德新能源总裁唐骏你这个问题我也多引发一下,你说的这个问题我非常想说,我们做技术、做研发有一条就是要求真。这个不是泛泛而谈的,为什么要求真呢?技术路线其实在中国、在中国光伏路线的引导上下了很多的工夫,因为天然的他做这个东西肯定对这个东西有他的情怀。

从我的角度来说,我就更倾向于去以求真的角度去看这个问题,因为我本人的背景呢,我做过科研项目管理,我遇到了形形色色非常多的老教授和学者,他进入他那一点的时候,他认为这个东西在他的角度上非常有道理,但是实际上他对社会的贡献我们做评估的话可能是要打问号的,这是没有办法的。但是在企业来做他没有办法,他每天面对柴米油盐酱醋茶,这个技术能否经受得住市场的考验,不是你的情怀所能决定。

这个时候你去引导市场的时候可以去做一些引导,但是我借你这个平台呼吁一下,是不是能够求真,无论你去倡导单晶技术还是倡导多晶技术,求真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看不清很多东西的时候,我就凭着我的本性去求真,我去求我的技术路线,也可能我的技术路线会被诱导层挤压,但是在求真的角度上讲,我这个技术是否对可再生能源有帮助,是否对平价上网有帮助,是否能求得最好的性价比,是否能够消耗更少的能量,这就是我追求的东西。

那么我追求这个东西,因为市场大家都会引导,我追求的东西即便没有被别人引导,我也不会后悔,因为我认为我们做的是一个正确的东西,这种评判就是要客观的去评判,不仅仅是用所谓的情怀去评判,情怀是很重要的,除了情怀以外,现在这些评判,我坚信这些技术是可行的,我们就要朝这个方向去发展,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作为技术储备来说,除了大的方向性的储备来说,在风向条的子方向上,你是可以要有一定荣誉度的,就像我们的铸造技术,铸造技术里面有铸造单晶和铸造多晶,我们技术储备当中可以在某一个时间段是可以切换的,你要有这种类型的储备去支撑它。同时要靠下游的技术储备,比如说现在转温(音),铸造多晶、铸造单晶,去做一部分铸造单晶,实际上我们就看到了下游很多单晶(23:53),它就对单晶和铸造单晶有需求了,那么我们会提供一个性价比好的东西,来给你这个线去改,不用去改就可以用。

所以,归根到底我个人认为这个技术一定是要求真,求得最好的性价比和能量。同时要以我实用可行的研发体系支撑,而不能说高高在上的去走,这是我的体会。

索比光伏网主编曹宇:好的,谢谢唐总,这其实也是我们这么多采访里面最真诚,也是说得最贴近市场的,感谢各位!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投稿与新闻线索联系:010-68027865 刘小姐 [email protected] 商务合作联系:010-68000822 吕先生 [email protected] 紧急或投诉:13811582057, 13811958157
京ICP备10028102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许可证:京ICP证120154号
地址:北京市大兴区亦庄经济开发区经海三路天通泰科技金融谷 C座 16层 邮编:102600